羁旅人

【庄羽】魂归

标题是瞎取的。
庄羽个人向,微后勤组。第一人称。可能是刀?
乐乎首秀,要是ooc太严重了,求你们千万别打死我。




“我叫庄羽,蛟龙突击队的一名队员,通讯兵。我爱我的祖国,我爱我的家人与队友。我从不后悔成为蛟龙。”

其实我这个人很怕死的,但是职责原因经面临死亡。当年是被我老子逼着来当兵的,我要不干出一番名头,他肯定打断我一双腿。也不知道我以后要是那天出个意外,他会不会被我妈打断腿。
——庄羽

我爸是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,一直是我的骄傲。我想我也成为了他的骄傲。

唉,我这个人的运气也是够差了。才乱立了个意外flag,这次任务就直接快死了。还好我还有个弟弟,只是可惜不能亲眼看见我妈打断我爸的腿了。
硬挺着一口气把通讯器连上,这也是我能为我的队友们做的最后一件事了,希望他们能平安。说实在的,我还没有看到石头追到佟莉,我自己也没把陆琛追到手,想想就好生气啊。靠,为啥我才23岁就死了?!老天爷都嫉妒我的帅气。
陆琛那家伙会不会在我死后没多长时间就投身别的姑娘的怀抱?……不过,这样也好,他能有一个爱他的人永远陪着他也好。

……呸,这样才不好。

果然死到临头了我想的最多的还是陆琛,刚进队里的时候我一直“琛哥,琛哥”的叫着他。我当时就觉得全能医疗兵有一种迷之气场,会修车,能玩的了高科技,救人更不在话下,多好的学习对象。后来才发现其实就是个爱偷糖的人精?最初是为了尽快适应战场,可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把心给陷进去了。

我的初恋啊,就这么无疾而终了。

队里的人都以为我安静内向不爱说话。我也乐得装一个高逼格人才,文艺青年。啊,文艺青年是没有了。但队里的事我都门儿清,比如石头在训练时总是偷看佟莉, 又比如陆琛哥总是悄咪咪地摸石头的糖…… 临沂舰上的一个女队员暗恋徐副队,这次任务前还向我打听徐副队爱吃什么。但为了全蛟龙的幸福,我毅然决然的拒绝了他。(废话,我可不想天天武装越野十公里。)
我也有时候会去偷看队友,要是队长知道了估计又要罚我跑个五公里越野了。

我永远不可能再跑一个五公里越野了。

妈的,疼死劳资了呦。刚那恐怖分子下手忒狠,光往我受伤的地方扎,好生气,他怎么还能回光返照呢?非得拉着我垫背。希望我的队友们在找到我尸体后一定要把指头给我缝上,最好是琛哥亲自缝。说这么多就是想慢点死了啊,可是,真的好疼啊,我坚持不下去了……

副队,我对得起蛟龙的名号了,我没有退缩。

永别了,我最亲爱的战友们,我会在这蔚蓝的大海里,永远的望着你们,祝福你们:平安顺遂,喜乐无忧。